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玛吙

。。。

 
 
 

日志

 
 

(转)两位堪布的眼泪  

2009-11-16 17:05:42|  分类: 密法上师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位堪布的眼泪
2009年06月11日 星期四 上午 11:46
索达吉堪布(学院汉人弟子一般称索达吉堪布为大堪布、彭措法师堪布称为二堪布)在课堂上上课时经常提起法王如意宝的教言,以及一些怀念法王的往事,有时情不自禁的就在课堂上流着眼泪,边哭边讲,而有时讲不下去时只好下课,而我有时看到大堪布讲到动情处,浑身颤动,不能自己,大堪布对法王的怀念之情让人动容.而有时下面听课的僧众们也是沉默一片,各自沉浸在对法王如意宝的怀念和感恩之情中.那是对根本上师不共的信心和发自内心深处的思念.有别于世间的一些庸俗感情.佛法里根本上师和弟子的关系超出世间所有的感情,他纯洁、高尚、真诚而毫不造作,那是只有有了自己根本上师的佛弟子才能真正体会的,言语难以表达出其一,对此我深刻理解。

        慈诚罗珠堪布(学院也称为放生堪布)有时和大堪布开玩笑说你的眼泪有时是不是太多了,得控制点了,你看我就不爱哭云云。而大堪布有一次就在课堂上说,放生堪布老是说我不要哭的太多,而他不爱哭,我这次总算逮住他哭的“公案”了。大堪布说的很得意,听的我们都呵呵不已。原来是放生堪布有次去某地放生牦牛,在给信众开示时,说你们看这些可怜的牦牛,它们前世都做过我们的父母,和现世父母一样大恩抚育我,照顾我,而它们现在因为我们造业转为畜生道,可怜的毫无自主,不但受人奴役,而且还要被残忍的宰杀...这时放生堪布说不下去了,哭了起来。而这一切被拍摄了下来,后来被大堪布听说,找来录像看了,因此才有了大堪布在课堂上的这段公案介绍。

        两位堪布不同对境的眼泪让我唏嘘感动不已,那是对上师无比的怀念和对无边老母众生慈悲的关爱,体现了二位堪布的人格魅力和内在修为真实的显现。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我想这种伤心是超越世间一般世俗情感的,那是信心和大慈大悲的体现,那是我们应该去终身学习和修证的吧。

2,动物欢喜园

        整个喇荣沟就象个动物园,因为有许多动物被放生在这里,有山羊、公鸡母鸡、鹅、牦牛、兔子、鸽子、猪等等。大部分是从县城的菜市场抢救下来后拉到这里被放生的,有些是牧民们自愿把牦牛放生在这里的。那些动物也不怕人,和人和睦相处,它们知道这里的人类和其他的地方的不一样,不会看到它们就去抓了杀来吃,羊儿们不怕会变成涮羊肉,鸡啊鹅也不用担心被整成烤鸡和烧仔鹅。

        在啊字牌下面的一座佛塔下有不少放在那里的经书和纸制的佛像,有天我看到一只山羊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经书和佛像,就过去赶它走,那只羊抬起头,瞪起像牛眼一样大的羊眼不满的看看我,低头继续吃,我又抓着羊角往外赶它,这次它听话了,转身准备走,突然它回过身,前蹄悬空,头低下来对着我,我刚想说甭客气,不用谢我,谁知它猛一头顶在了我的腿上,给我了一个大加持。¥%…◎※(×※……这只羊吃了那么多经书,希望它来世变成一位大班智达吧。

        下过雨后早上上课的途中经常可看到一些人弯腰在地上捡着什么,低头一看,原来是满地爬着蚯蚓样的虫子,大家是在忙着救护它们的生命,而防止被踩。而经常也可看到一些小喇嘛和藏民小孩在地上捡起虫子放到安全的地方去。在喇荣,时时刻刻都可看到护生爱生的场景,那是那么的自然而发自内心,每个人都有基本的关爱生命的意识。而小孩慈悲的教育更是从小就树立起来了。

        看看我们汉地的小孩子所受到的教育,相比较而言真是唏嘘不已。有次我在汉地某地看到街边上一位男子和一个小女孩在杀黄鳝,两人应该是父女,父亲鼓励小女孩拿起大菜刀砍黄鳝的头,小女孩不敢,父亲就鼓励说,别怕,砍下去就行,小女孩手起刀落,黄鳝身首异处,小女孩发出咯咯的笑声,父亲也在笑着赞叹。。。

        那一刻,我感觉那笑声是那么的刺耳,人类失去了慈悲之心,无异于罗刹,而下场和后果也是及其可悲的吧。

        有一次和几个贾喇嘛(汉人喇嘛,不是假的喇嘛,贾藏语是汉的意思,刚来的时候我也迷糊过)去县城买物放生。其中有一位贾喇嘛,40来岁,穿的陈旧的僧服,其貌不扬,据随行的其他贾喇嘛说他在汉地还有些收入的,每月有将近2千元,这个数字在喇荣可以生活的很富足了,而且几乎用不掉。这里生活费很少就可以了。而他几乎把所有的收入都用来放生了,而他只维持很低的生活水平,一听之下令我肃然起敬,感动不已。护生爱生,慈悲众生不单单是一句口号,而更多的是要付诸行动才是。

        到了菜场,我们买下了几乎所有的鸽子和兔子。把一些鸽子兔子放在县城的广场边,不用吆喝什么,就有不少的藏民过来递上一元五元的,有的还不忘念上句观音心咒。

        色达不愧是佛教都市,而藏民的全民信佛也是深入人心,根深蒂固了。而如果这个场景同样是在汉地的话,那多半来问的都是,这鸽子兔子多少钱一斤啊。心里想着买回去是红烧呢还是烧烤呢。。。

        藏民一般是不吃其他动物的,而基本上是汉人在吃,所以色达才有了不少汉地拉来的动物。汉人的嘴巴是吃遍天下无敌手吧,我想地狱里汉人也是特别的多。可怜的这些吃和被吃的众生,吃它半斤,还它八两,一报还一报,业力因果循环,想着轮回真是苦,一声叹息!

         在喇荣这片蓝天下,才体现了众生平等,互相关爱,和睦相处,是真正的动物欢喜园!天葬台.无常感悟!

        喇荣山沟的西山那边有个很大的天葬台(一般也叫尸陀林),大概离开学院有40分钟的行脚路程,过了居士林再往山上走一段路就到了。

        学院的尸陀林太有名了,周围附近的藏民只要有死人一般都拉到这里天葬的。还有远地来的,青海,西藏,甘肃等等附近的。不过在送到天葬台前都要先送到学院来。几乎每天下了课经过一位学院很有名的活佛家门口的一块空地上,都可以看到几具尸体,或是放在棺材里,或者就直接用布包着,或用其他东西捆着,我们经过的时候也会对着那些亡者念上几句观音心咒,希望能帮助到他们一点。藏民似乎对死人的外在形象不太重视的吧,不像汉地的要把尸体小心仔细的好看的包裹和掩饰起来。而藏族注重的不是丧葬的外相,而有更深的意义,拉到学院来的目的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叫活佛或者喇嘛超度。

        于是只要有尸体送来的时候,就有觉姆或者喇嘛在给亡者念破瓦,那抑扬顿挫的声调仿佛是来自天国的呼唤,让这些亡者不要再迷失了自己,而忘记了回家的路。

        头一次看过天葬台回来后心里一直不平静,那是去年的夏天了。那是刚到学院不久,后来又去过几次。

        那天是有四具尸体要天葬。到了天葬台时已经来了不少的人,有来观看的,有的是亡者的家属。天葬台是一块水泥地,周围用铁栅栏围着,后来才知道那是为了防止秃鹫撕咬争抢尸体时托跑的太远。

        旁边是一座佛塔,据说是当年法王如意宝亲自在这里呆了7天修法加持过的,天葬台周围经幡飘动,那是给亡者挂的吧。在汉地是给亡人挂挽联,和送各种好看的花圈,我想不如给他们挂经幡岂不是更好。

        想想也是汉人没福。搞那些华而不实的没有用的东西做给活人看。水泥台一边周围是数不清的衣服,也就是叫粪扫衣的死人衣服,不知道有多少。

        随便算了下,这里至少已经有二三万人在这里被天葬了吧。想想真是个惊人的数字。那么多尸体,就这样一具具被大卸八块,喂给秃鹫...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人群里有人说,天葬师来了。果然见一个人骑着个摩托车,穿着个黑衣,开了过来。天葬师年纪不大,也就30来岁吧,在藏地想干这一行的人不多,相对来说地位比较低下,其实按我的观点,这些人里很有可能有些是菩萨的化现也说不定的。

        几个人抬着棺材走到水泥台当中,打开箱子,把尸体放到地上,解开亡者的衣服,一具赤裸裸的尸体横卧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悄无声息,仿佛在沉沉昏睡。人赤条条的来到这个世界,又赤条条的离开这个世界,带不走一针一线。现在体味着这句话,感触颇深。天葬师开始要肢解尸体了,这时我的心一揪,我感觉周围的人也都屏住了呼吸,以复杂的心情看着这眼前的一幕。我想关键是同类的缘故,才会使人对这场景产生不一样的心情,如果面对的是只被肢解的牛或者羊呢?天葬师拿起那肢解了无数人的刀,再次的在那具尸体上比划了起来…

        这时人群里发出了念诵观音心咒的声音,似乎在提醒着亡人,不要再执着你的肉体了,不要再对这个苦难的轮回世界贪着了,佛菩萨的净土,才是你究竟的家园。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转眼一具尸体就被处理好了,被拖在一边,接着是下一具,等着全部处理好了喂秃鹫。

        看着这眼前的尸体,思绪万千,生前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身份高低,男女老幼,高矮胖瘦,贫贱富贵...现在被同等的对待着,没有差别,在天葬师眼里,就象他一个个的工作对象,对我们来说,那是和我们一样,曾经活蹦乱跳,鲜活机灵,活生生的人,是一颗火星掉在身上也要拼命抖落的人,现在那个百般爱护,千般照顾的身体,被刀子肢解着,你不感到痛么?曾经的那个强烈执着不想离开这个世界的你,现在到哪里去了?

        不一会,天葬师就处理好了4具尸体,直挺挺的并排放在一块,这时天葬师直起身子,挺了一下酸痛的腰,拿刀比划着让周围的人散开。这时看到山坡上不知何时已经来了好多秃鹫了,都在安静的等着,鹰眼直勾勾的盯着那几具尸体。

        这时,周围的人群散开了。天葬师一挥手臂,只见数百只秃鹫挥舞着翅膀,冲向尸体。秃鹫你压着我,我踩着你,拼命撕咬着,吞噬着…不一会几具尸体就成了一副副骨架,有些连四肢都被扯掉了。

        这时天葬师赶开秃鹫,搜集好血肉模糊的骨架,拿起一把大榔头,砸向骨头,咯咯的声音响在耳边。然后,秃鹫奋起余勇,将剩下的被砸碎的骨头一扫而光。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四具尸体全部进了秃鹫的肚子,而天葬台上空空如也,仿佛什么都曾经没存在过一样。

想起入行论里的一句颂词:

何时入寒林,触景生此情,
他骨及吾体,悉皆毁灭法。

我们曾经万般娇贵的肉体,到了后来,不是进了秃鹫的肚子,就是进了焚尸炉,难道这就是人类共同的目的和生存的意义?人类的命运?再过不要100年吧,可能只要50年,这个地球上大多数的人都会和现在的这几具尸体一样吧。

学院的一些墙上经常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照片,在家人,出家人,男女老幼,藏族汉族,而且照片经常更换,那可不是寻人启事,因为他们已经不再需要被寻找了。贴这些照片的人,希望你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能念几句玛尼回向给他们。

死亡的一幕,每天都在各地上演着,看看那些公众人物,那些歌星,影星,那些灾难中死亡的消息,那些发生在我们周围的死亡的消息...只是我们被侥幸的心理掩盖着,麻痹着自己,没关系,是别人,还不是我,还不是我的家人,还不是我的朋友,还早着呢,没那么快轮到我。我们欺骗着自己,也欺骗着别人。仿佛我们可以长生不老,好似我们可以永生!

我年前回汉地的时候,为了给父母一个警醒,曾经问起他们说,你们感觉从年轻时到现在,是不是觉着过的好快,仿佛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现在,就变的老了?他们想了下,说,是啊,是过的很快...接着陷入了沉思。

我接着说,是啊,接下来的日子,连半眨眼的功夫都没有了...我可不管他们对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在他们送我上车回来的路上,我指着那些花园里晒太阳的老头老太说,看他们,都在坐着等死,趁着他们回头看的时候,我说,你们可不能那样。我感觉父亲的脸一下子变的凝重了起来。于是在我后来和他们电话沟通的时候,知道他们现在坚持看修持净土法门的讲座,摇着我拿回去给他们的转经轮。

我们出家人要努力修行早日成就吧,为了我们的父母,和曾经做过我们父母的无量无边的众生,我们继续努力着...喇嘛千诺!


此情何以来报答?
唯有成佛度众生!

曾记得一位上师和弟子之间有这样一段对话,弟子问上师说,师父啊,如果我出家了,家里没有人照顾怎么办呢,我还是放不下心啊。

那位上师回答说,出家了么就好好的去出家,至于家里人么,就不用管他们了...

我相信一般的人听到这样的回答大多会心里想,怎么能这样说呢,似乎有点无情无义。

现代社会对出家人是有比较大的看法和误解的了。一谈起有人要出家大都会认为这个人肯定出毛病了,不是遭受感情上的打击就是自己或家里发生了重大的变故,而都会说出自认为很能理解的那句话,他(她)看破红尘了,要出家。

而认为出家人无情的抛离亲朋好友,遁入空门,从此以后对在家的亲人不管不顾,不再负担起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这是一般世间人的看法。

而众多的影视报刊里的描写,也大多是不负责任,根本就不知道不了解佛门的真理而在那里胡言乱语,有些还连带着诽谤和造谣,徒造恶业而已。那么,真正的出家人应该怎样对待生我养我们的大恩父母亲人呢?

去年过年时学院有些出家师父回汉地,我们班的堪布(汉僧)回老家看望他的老母亲。在车上闲聊时得知他好几年没回去了,老母亲年纪大了,如果这次再不回去恐怕以后就没机会回去看望了。年后回来上时堪布说起了这次回乡探亲的一些事。说他回去后给亲人们开示了一些佛法道理,并带着他80多岁的老母念佛,守了好多天的八关斋戒,让她老人家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老母亲也是不大通佛理的,但是有一个出家好多年的儿子这样谆谆教导下,老人家也是好长时间吃斋念佛的了。相守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尤其是对一个出家人来说,到了该走的时候了,分别时老母亲拉着儿子的手不肯放,我们的堪布,也是强忍着不舍说让老娘保重,不要担心他,并说我不能在您身边侍奉您老,是儿子的不孝啊。

但是,如果我出家这么些年,能有些许的修行功德,但愿我能将这些功德全都回向给您老人家和一切众生,希望您能世去极乐世界,不再受轮回的痛苦...说这些时老母亲流着眼泪,点着头答应着,说这些我都理解,你就放心去吧。

我可以想象到当时堪布的心情,也能理解一个老母亲对儿子的那份至真的爱和无尽的眷恋。百岁老母常忧八十儿,堪布说这次也许就是最后一次见老母亲了...

另一位学院的汉僧堪布,也是来了好些年了,修为和学识在学院汉僧里算一流的。几年前母亲去世时没有回去,今年年初他父亲去世,他又没有回去,而他家就在四川,如果回去的话是很方便的,当时,大堪布说要不要用我的车把你送回去,他说这样的的话,又断传承,又耽误授课,回去意义也不大了,帮不上什么忙,我更发愿为父亲念49天的经,并将所有的修行功德全部回向给父亲能离苦得乐,成就菩提。他曾经说过我是为众生而出家,而修行的,怎能单单心恋小家呢,因为一切众生都曾经是我们的大恩父母

。我想一般人应该很不理解这种做法的,如果父母去世的话,哪怕再远再困难也要赶回去奔丧的,但是对出家人来说,真正的大孝是能为我们的亲人多做善法功德,帮助他们超越轮回,了生脱死,成就佛道,方为大孝!我相信他说这话是发自内心的真心想法,而不是单单嘴巴里在说一切众生都做过我们的大恩父母。


舍小家为大家,舍小爱为大爱。在这里我更希望引用几位前辈高僧大德的故事。黄檗禅师超度母亲

黄檗(Bo四声)禅师,福建人,在江西出家,受法于百丈怀海禅师,但也在安徽南泉禅师处得到印证。

黄檗禅师不是一个不孝顺的人,他认为所谓孝顺有三:(一)为小孝,甘脂奉养;(二)为中孝,光宗耀祖;(三)为大孝,度其灵识超升成佛做祖。禅师度母乃大孝中之大孝也.黄檗禅师出家后,认为“必须放弃恩情,达到无为时,方才是真实的报恩”,因此过了三十年禅者的生活,却从来不曾回过俗家,探望亲人,但他内心深处,非常记挂年迈的母亲。五十岁时,有一次在参访旅途中,不自觉地就往故乡的方向走去。

母亲也思念出家的儿子,可是毫无音讯,每天从早到晚哀伤地哭泣着,把眼睛都哭得失明了。为了想儿子,母亲就在路旁设个司茶亭,不但亲自招待过往的云水僧,并且亲自迎到家中,为他们洗脚,以示礼敬;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黄檗禅师左脚上有颗大痣,她眼睛虽瞎了,但希望凭万分之一的洗脚机遇,或可认出谁是他的爱子。

 这一天,黄檗禅师也接受了母亲的招待,他一边让母亲洗脚,一边向母亲述说佛陀出家的故事,希望母亲能因此得到信仰、安心。黄檗禅师只将右脚给母亲洗,却不把左脚给母亲洗。

 黄檗禅师接连二次返家,虽然觉得难舍难离,但还是忍痛起程云游行脚,继续参访。邻居们忍不住将这个事实告诉他的母亲说,那个向你讲释迦出家故事的人,就是你经常盼望的儿子。母亲听后几近疯狂似地说:“难怪声音好像我儿”。说后就追上去,一直追到大河边,不巧,这时黄檗禅师已经上船,而且船也开动了,母亲情急地跳到河里,非常不幸地淹死了。

黄檗禅师站在对岸看到母亲失足、落水溺死的情形,不禁悲从中来,恸哭着说道:“一子出家,九族升天;若不升天,诸佛妄言。”

黄檗禅师说后,即刻乘船返回,火葬母亲,说一偈曰:
“我母多年迷自心,
如今华开菩提林,
当来三会若相值,
归命大悲观世音。”
虚云老和尚燃指供佛超度母亲

人生总要经历生、老、病、死四种痛苦,尤以‘生苦’影响母体最大,所以我们学佛人,要‘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

虚云老和尚是禅宗祖师,佛门泰斗,活到120岁才圆寂。老和尚在1840年生于福建泉州他堕地后为一肉球,母大骇恸,以为自己没有生儿子的希望,遂一气壅死(憋气致死)。家里的人束手无策,问了许多饱经世变的老者,也都莫明其妙。

大家认为这个怪胎,是不祥之兆;第二天准备把这个肉球丢弃了去;正在这个当儿,来了一个卖药的老头子,把肉球一刀破开来,是一个肥胖的男孩;大家哀痛之余,不禁喜出望外,然而生母命归黄泉,一去不能覆返了。假如当年不是菩萨化身为卖药的老头儿,那有这位旋乾转坤兴亡继绝的老和尚呢?

老和尚是在十九岁离家逃至福州鼓山涌泉寺披剃出家,光阴过得真快,老和尚割爱辞亲,不觉转瞬就是二十多年;自忖道业没有成就,终日随风飘荡,心生惭愧,于是发心礼五台山,以报父母劬劳之恩。四十三岁开始三步一拜,历尽千辛万苦,耗时三年,由普陀山拜至五台山,路上感得文殊菩萨化现为乞丐一路护持。

老和尚五十八岁,在宁波阿育王寺,准备燃指供佛以报母恩。但是当天燃指不成,心生焦急。过几天有八个人入寮告知十七日为燃指日期,老和尚坚决要求参加,但是寺院方丈等都不赞许,因老和尚当时生重病,恐怕有生命危险。

老和尚不觉泪如泉涌,说:‘生死谁能免?我想报母恩,发愿燃指,倘因病中止,生又何益?’

方丈听到老和尚悲声,感到老和尚的孝心,不禁也流泪说:‘你不要烦恼,我助你成就,明日斋归我请,我先为你布置,助你燃指供佛’

老和尚感谢不已。

次日方丈等人帮老和尚燃指,由好几个人轮流扶上大殿,礼佛,经过种种仪节礼诵,以及大众念忏悔文。老和尚一心念佛,超度慈母,初尚觉痛苦,继而心渐清定,终则智觉朗然;念至‘法界藏身阿弥陀佛’,全身八万四千毛孔,一齐竖起。

那时,指已燃毕,老和尚自己起立礼佛,不用人扶,也不知道自己有病,于是步行酬谢大众,回寮,众都惊叹希有。

老和尚又往宁波阿育王寺礼舍利,每日从三更起,至晚间,拜三千拜。

。忽一夜在禅坐中,似梦非梦,见空中金龙一条。飞落舍利殿前天池内,长数丈,金光晃耀,老和尚骑上龙脊,即腾空至一处、山水秀丽,花木清幽,楼阁宫殿,庄严奇妙,看见亲母在楼阁上瞻眺;老和尚即大叫母亲,请你骑龙上来到西方去,龙下降,梦也惊醒,觉得身心清爽,境界憭然。老和尚平生梦见母亲,就只此一次。

一位印度班智达在西藏

  美德嘉纳是一位十世纪印度伟大的佛法老师及译师,他于晚年旅居西藏,使佛法在这片原始的土地上广为传扬。

  证悟的班智达美德嘉纳经由他的神通预知能力知道他过世的母亲已投生为青蛙,被困在西藏一户人家的炉石下。因此,虽然年纪老迈,且需由翻译伴随,他还是翻山越岭千辛万苦地从印度到西藏,为了解救、引导他母亲投生到更好的地方和得到究竟的解脱。

  正当他越过两个佛教国家的分界线时,他的翻译竟死了。这是西藏人的不幸,因为这位睿智的学者没有翻译就无法教诲他们。幸而他沿途学会几句藏语,靠着神奇的力量去寻找他母亲悲惨的投生地。

  他终于找到那间房子,里面住了个老妇人。匿名的印度人就在这户人家打杂当仆人,没有人知道他印度圣地最博学的佛学大师之一。老妇让他担负着最艰辛的杂役,她甚至坐在他身上挤牛奶,以代替坐垫。

  这位圣者为了最终能救度他的母亲而忍受了一切,同时为他母亲祈祷,在炉边以及屋子的佛堂上点灯、供花,自身精进修持以便帮助他母亲和同样陷在恶业之网的所有众生。

他发现无以计数的小虫子也住在炉石下面,他决心以菩萨无我利他的力量来超度他们。最后,他成功地将他母亲以及其他小生物的神识都超度到净土去。

  有一天,这位具有神通力的印度班智达用蹩脚的藏语告诉他年老的女主人:“明天我们必须离开这房子,因为上方的山坡会崩塌。”他也警告邻居们。

  老妇早就觉得她这奇特的仆人绝不是普通的流浪汉。于是,赶着牛车,她和美德嘉纳离开了房子。他的人都想:“那么高的一座山怎么可能崩塌下来?那不识字的怪人一定在胡说!他大概疯了!到底他连藏语(佛教的母语)都不会讲,他懂什么?”

  第二天,果如预言,整座山塌下来,将整个村子掩埋。那座山的裂缝在康地滇阔附近,至今仍清晰可见。

自此之后,这位伟大的印度班智达在藏地多处游历,并在康地教学多年,利益了无数的人。他最后在滇阔附近圆寂。

亲得离尘垢,子道方成就!

我们的老母亲啊,我们何时才能报答您老人家的养育之恩呢?真正能帮助父母亲人的是什么?照顾一些吃穿,给些钱,或者是端水送饭,承侍膝前么?这些是有必要,但对一个出家人来说,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能帮助所有的大恩父母超越轮回,了生脱死,成就菩提大道,方为真正的大孝,方为真正的报母恩。

难报天下父母恩,为子不辞万般苦,
此情何以来报答?唯有成佛度众生!

就在黄檗禅师说偈的时候,乡人都看见,他的母亲在火焰中升空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